孙文龙——当代中国工笔画家

周桃华龍華軒画馆监制

 

 

孙文龙 祖籍河北邯郸,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天津市美术家协会会员,研究生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工笔花鸟画专业,天津市青联委员,中国画学会天津分会理事,天津市书画艺术研究会花鸟画艺术研究院副院长。

 

 

 

 

 

 

含葩挹露 语默传神

——浅析孙文龙的花鸟画

王健

认识孙文龙,是在2008年天津美术学院国画系硕士研究生毕业展上。在众多年轻学子的优秀作品中,孙文龙的画作是其中较为突出的。

 

 

 

和他的导师贾广健一样,孙文龙对清初恽寿平的“没骨”花卉情有独钟。“清初六家”中,其他五家均以山水画见长,惟恽南田独出机杼,以“没骨”花卉为世人所称誉,追随者甚众,乃至出现“家家南田,户户正叔”的盛况,世人称之为“毗陵派”。据恽寿平自称,其“没骨”花卉乃私淑宋初徐崇嗣。徐崇嗣为五代画家徐熙之孙,当时黄筌父子的画风一统画院,受黄氏父子的排挤,徐崇嗣不得不舍家学而予以变通,创“没骨”画法。其实,徐崇嗣的画作真迹在明末清初恐怕已经很难见到,从恽南田众多画作上的题跋及画作本身看,恽南田自称祖述徐崇嗣的“没骨法”很可能是受画史记述而获得的灵感,其画法应该更多是直接取径宋元和明代中叶以沈周等人为代表的吴门画派中的“墨花”传统。

 

 

恽南田耽迷于表现自然界中花花草草含葩挹露,迎风摇曳,四时变幻,语默传神的风姿韵态,在他的画作中,尚未发现有描绘翎毛的画作。

孙文龙的花鸟画,在其导师贾广健的亲炙下,以“没骨”花卉为主,兼事双勾,他不仅善于表现花卉,也善于对翎毛的描绘。不仅具有扎实的写生能力,还广泛师法宋、元、明、清诸名家,从中汲取艺术养分,丰富自己的艺术语言和表现技法,在“没骨”花卉基础上融入新风,将“没骨”花卉与禽鸟相结合,善于在尺幅之内营造花花鸟鸟的生命世界。

 

 

孙文龙笔下的花卉翎毛,继承了两宋以来优良的写生传统,画中物象多从写生中来,或双勾设色,或“没骨”点厾。“没骨”与双勾只是技法上的区别,对于造型能力的要求二者应当是一致的,都需要有扑捉物象的扎实写生功力。孙文龙的《花语系列》造型写实谨严,设色秾艳,以重色衬托荷花的娇艳欲滴。用线以高古游丝描和铁线描为主,上承两宋余韵,下学陈洪绶及“海上三任”,荷叶的造型、勾勒处理,略带格律化的装饰性,但并不强调夸张和变形。其《翎毛册页系列》则主要以“没骨”画法和灵活多变的翎毛表现方法相结合,禽鸟形象或来自写生,或来自前人画本,表现技法多从宋、明人中来,画法写实工致。其翎毛形象无论来自写生还是来自前人画本,都并非是自然主义机械的照搬照录和简单的“传模移写”,而能融入自己的艺术幻化,在前人基础上融入新机,如其《翎毛册页系列之二》中的芦雁,在明代宫廷画家林良、吕纪水墨点厾禽鸟的技法基础上有所创变,工写结合,在头、颈、腹等处使用了“披毛”和“丝毛”,而足、蹼则采用勾勒。

 

 

在形式构成中,他重视色彩构成,其画作色彩秾艳,强调冷暖对比和环境色的使用。往往利用局部“染地”,或金笺纸板的底色来营造和衬托静谧深邃、淸新澹雅的时空氛围。在《翎毛册页系列》中他还将“岭南派”撞粉、注色的技法特点融入到作品中,利用水、色的互溶、互渗造成某种机理效果。

佛家有“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之偈,体现的是“纳须弥于芥子”的精神境界。花鸟画在中国有着深厚的传统,具有与诗人相表里的“寓兴”功能,在这里,与其说孙文龙是为自然界的花鸟传神,毋宁说是对生命律动的歌颂。苏轼曾为鄢陵王主簿所画折枝花鸟赋诗二首,赞誉其“诗画本一律,天工与清新。”巧夺天工,涵容诗意的画作。恽南田则有“笔墨本无情,但不可使运笔墨者无情,作画在摄情,不可使鉴画者不生情。”情感总是要有归宿的,苏轼和恽南田,强调的是创作主体对客观物象描绘的“摄情”和审美主体对审美客体的移情,即情感的对象化和对象的情感化。因此,画家孙文龙通过对大千世界中花鸟的描绘,实际上是对人生、对生命乃至宇宙观的阐发,也就是要借对一花一叶的描绘与体悟,来诠释自己对生命的感受和独特思致,体现作者对形象内在生命力和作者内心情感的契合。作为文龙的学长,希望他能在将来的创作道路上有更多的精品力作奉献给广大观者。